痕迹
作者:高一(8)班 王笑昕 日期:2016-3-4 13:08:26
        凋花成泥,腐草为萤。痕迹是深是浅,都有它存在的意义。
        正如云水之间的相望,那些沾染着汗水泪水的故事,都是红尘路上的一脉馨香。
        独自在家,私下竟是寂静无言。我看晴暖的阳光透过玻璃,在桌前投下静谧的影。这一分闲时的宁静,恍惚间让我回想起了什么。
        一如今日这般晴好的天气,只是还有低低回旋的念书声:“大学之道,在明明德,在亲民……”苍老的嗓音,和着明朗的阳光,直叫人感慨时过境迁。若是往常,我定会笑着应上一句:“是《大学》。”或是:“有没有续集啊?”
         这是一墙之隔,年岁之隔的情谊。隔壁的爷爷,是一个有着旧社会私塾先生气质的老人。他总挑着放晴的好日子,戴着他的老花镜,念上几段四书五经。头回听时,我还大为惊诧,不明所以地敲了敲墙壁,以为是收音机里的评书。几次三番,我也见怪不怪了。倚着这念书声,仿佛就能在风花雪月中,找到静处,让我心沉寂。
        日子似乎在这念书声中拉长,拉长。我想是那“习其句读”的孩童,听着先生硬老沧桑的声音不断在耳畔回荡。有时我故意挑他的错,问他:“你读错没?”他也只是应着:“错喽,错喽。”
        我至今仍能想象他捋着胡子,连连点头的模样。他的“主动认错”总令我开怀大笑,乐此不疲。屋内,念书声,笑声,应答声,已是寻常。
        而今,不再有了。我只一人独坐在这屋中,一墙之隔的地方,空留余物。也许还有几本散落桌边的线装书,再旁边还有一副老花镜。故人叹,叹不回往昔芳华。故人不在,这叹息又有谁知晓呢?
         喃喃念上几句他常挂在嘴边的儒家道义,空荡荡在屋内回响,直至一切又归于寂静。初时也是这样的寂静,之后的念书声几乎要被岁月冲散得无影无踪。是否世上真的存在着这样一位老人,徒留他最爱的四书五经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只有我知道,有这样一位老人,他苍老又不失威严的声音,他半真半假的认着错和他的儒家道义。而后,若是我也不记得了,也许,他也就不存在了吧。
   人生如寄,缥缈若尘。往昔那些斑驳的痕迹终将为时间所淡抹,直至无痕。倘若心上有痕,这也就是存在的意义。人生路漫漫,我将保留这温暖的痕迹,深情如昨。

栏目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