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 秋
作者:许珂嫣 日期:2011-12-14 9:49:40
今天是中秋节。
这是外婆走后的第一个中秋节。
钥匙在门孔里转动了两下,外婆家的门打开了,仿佛打开了道时空之门,岁月退回到了以往所有的中秋。门在“叮铃铛啷”的金属声中打开了期待与好奇,总是听见厨房中热烈的声音,或有节奏的快速切打,或铿锵的翻炒,空气中的每一个分子都充斥着家与温暖的香气。向客厅里所有前来的亲戚打过招呼,径直走向厨房,外婆绝佳的手艺永远让她成为主厨,母亲和舅妈在一旁打下手。大声赞叹着外婆的手艺,不惜在外婆面前丑化自己的我总是把自己弄得很馋的样子。外婆当然很高兴,却笑嗔着:“别挡这儿,快出去罢。”一切,都如同昨天,那么美好。
想起往事,嘴角总会不经意地勾起一丝弧度。进门,关门,亲戚们还没来,于是下意识地走向厨房,里面已经很忙碌了,舅妈洗菜,舅舅在外公的指导下做着一道繁琐的浓油赤酱的江南菜,刚到的妈妈也赶忙帮着切菜…一切都是如同平常一样的有条不紊。我倚在门框上看了会儿,就到房间去和表妹聊天,总觉得在如此井然有续下哪儿都不对劲,心里压得慌。
中秋的晚上,其实过得很开心。如往年一样的热闹,我们笑得很尽兴。院子里,放着祭供月亮和外婆的月饼、香火。我独自站在院中,夜风微凉,盆中燃着元宝的火星星点点,煞是好看。房内还是不时传来欢快的笑声。心里突然有一种寂寥的释然,我喃喃自语:“我们都很快乐啊……所以,外婆你在天上看着也会快乐的,对吗?”
“赌书消得泼茶香,当时只道是寻常”。是纳兰《浣溪沙》中的一句词。据说,李清照与她丈夫赵明诚,常比赛看谁的记性好,比记住某事载于某书、某卷、某页、某行。经查原书,胜者可饮茶以示庆贺,有时太过高兴,不觉让茶水泼湿衣裳,留得一衣茶香。
有太多的事,身在其中时只道寻常,却在岁月逝去后,只留有美丽而苍白的回忆,泼茶留在衣衫上的香气早已无处寻觅,但记忆中那沁人心脾的清香,恐怕永生难忘。
 
教师评语:
以中秋为题,通过一扇门打开了记忆的窗,在回忆过往中勾勒出外婆慈祥的身影,在今昔对比中表达了对外婆无尽的思念。这种浓厚的思念最终升华为对平淡生活的感思,在感思中纾解了内心的积郁,获得一份淡淡的释然。文章结构精巧,以生活情境牵引出缕缕思情,又由思情生发出感悟;细节描写细腻真切,厨房一节如在眼前,让人感受到尘世的烟火味;语言凝练老辣,多用修辞,无论对情对景皆能入木三分;结尾所引诗词典故起到画龙点睛之效,尤为妙笔。
荐评教师:方超群

栏目分类